贵阳中医学院研究生(贵阳中医学院研究生招生简章)

广东成考吧 13 0

贵阳中医学院研究生(贵阳中医学院研究生招生简章)

记者了解到死者为

事发后,李卫松的同事和曾救治过的病患,纷纷发文悼念他们心中的“松松”。

遭遇车祸不幸身亡

9月22日,记者通过网传的现场视频看到:20日当晚下着小雨,在松山南路一处人行天桥附近,

当地居民张先生说,事故就发生在他家楼下,当晚他在家里听到很大的刹车声,随后传来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他跑到窗口看到,

警方通报显示,此次事故致一死一伤,死者李某系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医生。伤者张某已及时送医救治,生命体征平稳。

大家都喊他“松松”

记者了解到,死者为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心血管内科的主治医生李卫松,今年34岁。2005年他从河北参加高考后来到贵阳,2014年毕业于贵阳中医学院研究生院。

一名患者家属在微博评论称,前段时间外婆住院时,李卫松是外婆的管床医生。查床期间李卫松“

在微博上看到李卫松身亡的消息,“想不通为什么会有这种事发生,真的好难过。”李卫松的同事也发微博称,9月21日一早同事都在等他来查房,却等来令人错愕的消息。查房时,病人还说“

李卫松同一科室的李女士(化名)回忆道,他至今未婚。因为工作忙,他总是在周末晚上烙很多饼,因为“这样就可以吃上一个星期”。得知要去援鄂,李卫松管过床的病患还拎着家里蒸好的馒头包子去送他。去武汉抗疫前,李卫松还笑着跟她说“

好友追忆:李卫松永远都是笑眯眯的

21日中午,正在值班的唐升收到师弟微信:“松哥走了。” “走了?去哪了?”唐升以为,松哥要换工作单位了。但师弟接下来的一句话瞬间让他感到晴天霹雳,“他出事了。”从这位师弟处,唐升得知了事发经过。

唐升是李卫松在贵州中医药大学的师弟,2014年李卫松从贵州中医药大学研究生毕业时,唐升刚刚入学读研究生,两人都是心血管内科专业。唐升告诉记者,李卫松毕业后租住在学校后面的家属楼,同一个科室,离得又近,两人很快成为好朋友、好兄弟。

李卫松是河北人,今年34岁,在唐升眼里,他是一个特别亲切的大哥,“我入学的时候什么也不懂,他都特别热心地帮助我。”相识6年,唐升从没看见李卫松跟谁红过脸,无论是朋友、患者还是学生,李卫松永远都是笑眯眯的。

读书时,唐升经常去李卫松家喝茶。他印象特别深刻的一次是,李卫松指着一件棉袄告诉唐升,这衣服是他大一的时候买的,已经穿了八年。“他特别简朴,一件T恤能穿五六年。”唐升说,无论是吃还是穿,李卫松都不讲究,他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没必要花的钱不花,要把钱花到正道上。

主动申请援鄂 隔离结束立即返回工作岗位

唐升2017年毕业后到河南一家医院工作,虽然与师兄分隔两地,两人依旧经常联系。今年疫情暴发时,唐升在发热门诊,李卫松在贵阳一家新冠定点医院工作,两人还经常在微信上交流疫情,互相提醒要做好防护。

得知医院号召支援武汉,李卫松主动报名,“我们俩都是未婚,相比其他医生后顾之忧小一些,在防疫战斗中自然要站在前面。”唐升说。出发前,李卫松在朋友圈写下一首小诗:“悬壶恻隐济含灵,辗转千里楚汉境。黔山楚水一江连,意气高于黄鹤楼。”

朋友们都知道李卫松喜欢文学,他的才华也是有目共睹。离开武汉时,李卫松也曾在朋友圈发文:“国之有恙,白衣渡江。丑末而至,雨雪踉跄。卅日在楚,黔家有念。同袍共泽,浴血奋战。今朝卸甲,钟磬凯旋。五味杂陈,霞光映彩。星月相伴,你我同在。”

回到贵阳解除14天隔离后,李卫松第一时间回到了熟悉的岗位上,还在上班第一天赶上三场手术。“我体格大、身体素质好,回来后想尽可能多做一些。”李卫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,他认为留守在家的战友们长时间、超负荷坚守在岗位上更辛苦,希望帮大家分担一些。“只是战线不同,大家都是英雄。”李卫松说。

工作逐步稳定 朋友张罗今年为其介绍对象

唐升告诉记者,李卫松毕业后现在在医院规培了两年,之后又下乡支援半年,随后回到医院进修。“现在正是他工作步入正轨要出成果的时候,我觉得他特别不容易,所有的苦都熬过来了。”

此前一直忙于工作,34岁的李卫松一直没成家,周围的朋友也替他着急。今年他的工作逐渐稳定下来,但年初又碰到疫情。援鄂结束后,周围的朋友准备给他介绍对象,希望他能早日成家,却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意外。

得知噩耗后,唐升几乎一晚没睡,每每想到李卫松,他就忍不住红了眼眶。22日一早醒来,他还希望这一切不是真的,但是朋友圈里大家发的悼念又让他不得不相信李卫松已经走了。就在李卫松去世的第二天早上,还有已治愈的患者想找他当面致谢,“这名患者当时还不知道,他再也找不到李医生了。”

他还没吃到鸭脖和热干面此前,李卫松曾作为贵州省第五批援鄂医疗队成员到武汉支援。

“来武汉的时候,只给远在河北老家的弟弟打了个电话。”李卫松对曾媒体表示说,来武汉支援,出发前没有告诉母亲,怕她担心。“如果不是需要填写紧急联系亲属,我也不会告诉弟弟来武汉的事。”

多彩贵州网曾报道,李卫松在抵达武汉之后,并未被安排第一时间进入方舱,但他却一直穿着墨绿色的手术服,他说这是为进舱准备的“神器”。此外,他还把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(试行第六版)》看了好几遍。

李卫松第一次进舱,平时很爱喝水的他,因为害怕中途想上厕所,所以从前一天晚上十点过起,就没有喝一口水。正式入舱后,他一上午要查床180个病人。查床期间,还有病人特地找他合影。

2月15日,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35名医护人员再次集结,出征湖北。(图片来源于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微信公众号)李卫松有个小兄弟是武汉人,之前还听说武汉的热干面好吃、鸭脖好吃,但援鄂期间什么都还没吃上。“

如今,武汉已经走出了疫情的阴霾,但李卫松却再也无法与小兄弟相聚,尝到他心心念念的鸭脖和热干面。

来源:楚天都市报、北青-北京头条、大众网·海报新闻、贵阳市公安交通管理局

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:刘桐桐

栏目主编:秦红 文字编辑:李林蔚 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朱瓅

来源:作者:广州日报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